2017年度湖南省十強家庭服務企業 服務熱線:13308480158

行業資訊

家政養老行業迎來春天!11個省份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

江蘇省政府發布通知稱,今后各級民政機構不再受理養老機構設立許可申請。這是今年以來第11個省份宣布取消養老許可,在“銀發浪潮”之下,中國的養老服務市場化改革步伐正在提速。

 

界面新聞梳理發現,今年以來,截止8月8日,除了江蘇以外,北京、上海、天津、山東、湖北、甘肅、新疆、山西、廣東和廣西等十個省區市均已在省級層面宣布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此外,河南南陽市、河北遷西縣、貴州盤州市、寧夏石嘴山市等城市也在縣、市級層面宣布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

 

業內人士認為,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利于鼓勵社會力量參與養老服務,但仍需要降低養老服務企業的建設運營成本及獲得補貼的條件,讓養老機構為老年人提供能消費得起的服務,養老產業才能形成良性循環。

 

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年末,我國60周歲及以上人數24949萬,占總人口比重17.9%。從2000年到2018年,我國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從1.26億增加到2.49億,幾乎增加一倍。

 

“每千名老人擁有養老床位35張到45張”,這是“十三五規劃”確定的養老目標之一,也意味著到2020年,我國養老床位數量應在800萬張以上。不過目前,我國每千名老年人口擁有養老床位約29.9張,離“每千名老年人口擁有養老床位數達到35至40張”的目標仍有不小差距。


 

在這個背景下,養老服務市場化改革成為了我國養老問題的一個突破口。

早在2016年12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于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提升養老服務質量的若干意見》,要求進一步放寬準入條件,全面清理、取消申辦養老機構的不合理前置審批事項,到2020年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

 

2018年10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實施方案(2018—2020年)》,提出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建立養老機構分類管理制度,加快推進公辦養老機構轉制為企業或開展公建民營,建立健全養老領域公建民營相關規范。

 

今年1月,民政部發布《關于貫徹落實新修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的通知》,明確不再實施養老機構設立許可,各級民政部門不再受理養老機構設立許可申請,并提出加強養老機構事中事后監管。

 

我國的《養老機構設立許可辦法》自2013年開始實施,該辦法對養老機構設立許可的申請、受理、審查、決定和監督檢查均作出規定,設置了前置條件,內容涵蓋住所、環境保護、消防安全、衛生防疫等多個方面。

 

中國老齡科學研究中心老齡戰略所副所長王海濤對界面新聞表示,養老機構設立許可的設置在當時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由于養老機構和其他機構不一樣,養老機構接收的老年人中,很多是失能、半失能的老年人,養老機構需要達到各種安全要求。

 

“不過,我們在實踐中發現,一些城市中心區的養老機構要達到規定的要求并不容易,企業需要付出非常高的費用,也拉高了養老機構的準入門檻。隨著養老服務的需求發生變化,養老機構設立許可的設置并不利于養老產業的發展。”王海濤說。

 

深圳市養老服務業協會會長陳開萌介紹,在養老機構設立許可未被取消之前,對于設立養老機構的各方面要求都很高,包括消防、環境衛生、建筑主體等等,還要求員工持有相關的證照,如營養師證、護理員證等。

 

“如今,如果想開設個養老院,只需要到民政部門備案就可以,但是取消行政許可并不意味著政府完全不管,仍需要適當地引導規范,加強事中事后監管,各個地方的民政部門可能會出臺一些相應的規定,逐步達到完全放開的程度。”陳開萌對界面新聞表示。

 

今年5月,廣東省民政廳對外通報稱,廣東已廢止自2014年12月20日實施的《廣東省民政廳印發<廣東省民政廳關于養老機構設立許可的實施細則>的通知》,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實行養老機構登記備案制。如今,新規的效果已逐漸顯現。

 

陳開萌介紹,深圳在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后,已經起到一定的作用,一些過去沒有辦到設立許可證的機構,現在進入到了養老領域中,正式開設養老機構,開始接收老年人。

養老機構準入門檻降低后,設立養老機構將不再是難事,但是日后的運營也并不是易事。

 

北京大學人口所喬曉春教授曾在一場講座上表示,其通過調查發現,養老機構1-3年收回投資4.5%,4-6年收回投資占4.9%,10年以上收回投資的占62%,絕大多數要想收回投資在10年以上。

 

陳開萌指出,目前養老機構的盈利能力整體上比較薄弱,因為開設養老機構是投入大、回收慢、收益低的項目,再加上過去國家對養老機構的收費有著較多管制,無法按照市場化來收費,也限制了養老機構的盈利。

 

此外,很多養老機構都存在空置率較高的困擾。“我國的養老機構存在‘公辦養老院一床難求,民辦養老院門可羅雀’ 的現象,因為公辦養老院的收費低,很多人寧愿排隊也要進公辦養老院。民辦養老院沒有國家兜底,收費相對高一些,導致很多養老院床位空置率很高。”陳開萌說。

 

王海濤認為,我國的老年人整體收入水平相對較低,以目前的市場家政服務價格,很多老年人支付不起,只有降低養老服務企業的建設運營成本以及獲得補貼的條件,讓他們為老年人提供能消費得起的服務,養老產業才能形成良性循環。

陳開萌建議,政府在取消養老機構設立許可的同時,應在養老機構用地、金融幫扶、養老人才的培訓和供給等方面出臺配套措施。

 

近年來,深圳等城市也在探索養老機構市場化運作的轉型之路。陳開萌說,深圳的養老機構市場化運作正在往兩個方向探索,一個是現有的公辦養老院引進運營機構來獨立運營,與政府脫鉤,以后自負盈虧;第二個是建立養老領域公建民營的機制。

 

“隨著養老服務市場化改革的深入,國家給予公立養老機構與民辦養老機構的補貼將一視同仁,以后對于需要補貼的低保障老人,國家的補貼將會隨著老人走,老人到哪個養老院,錢就會補貼到哪個養老院。”他說。

免責聲明:內容整理于網絡,我們對文中的觀點保持中立,對所包含的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者暗示.版權屬于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管理員聯系刪除.
本文網址為:http://www.shgpsd.icu/a/news/hyzx/382.html
AG官方网